当我们谈智能制造时,我们在谈什么?

2018-10-24     关键词 : 智能制造 工业革命 消费互联网

今年九月的云栖大会上,马老师压轴登场重点谈了“新制造”。一夜之间,“物联网”、“智能制造”、“柔性化定制”等名词成为了热门话题。

那“智能制造”在中国的现状如何?

十天前,世界智能制造大会组委会发布了《2017-2018中国智能制造发展年度报告》,当中显示,目前我国现有数字化车间/智能工厂两百多个,且均处于初步建成的阶段。

事实上,大部分企业对于智能制造只有一般性的了解,能够深入到战略和成功落地的,只是少数。

早在2015年,基于对时尚行业二十多年的观察,丽晶软件CEO江旭东意识到在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冲击下,企业不再仅仅需要聚焦内部管理,更迫切需要改造供应链,聚焦零售终端对消费者的联结。2016年,丽晶软件正式启动从ERP向产业互联网服务商的转型。

当我们谈智能制造时,我们在谈什么?.jpg

丽晶CEO江旭东深入工厂,与客户共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三年多以来,丽晶一边探索一边前行,以智能制造和智慧终端双轮驱动,以“消费者”为核心重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有效帮助企业实现开源、提效和降本,受到行业充分的肯定。

近期,我们将通过文章连载和大家聊聊这几年丽晶软件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思考、探索与实践。第一期,我们先从认识智能制造开始。

从第四次工业革命说起

今天我们讨论智能制造,首先要放在一个大背景下,这里就不得不提及第四次工业革命。

回顾历史长河,人类社会共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分别以机械化、电力、生产流水线和计算机为代表。

当我们谈智能制造时,我们在谈什么?2.jpg

伴随着每一次革命,人类的生产力都实现了几倍或是几十倍的跃升。然而最近十年,尤其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生产力增长减速,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我们急迫需要改变现有的感知、计算、组织、行为和交付方式,变革人类的经济体制。

当我们谈智能制造时,我们在谈什么?3.gif

德国工业4.0:KUKA智能移动运输平台 Mobile Platforms

第四次工业革命恰恰就在这个时候符合逻辑地到来了。

德国最早在2011年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中提出了“工业4.0”的概念, 在美国则有另一种说法,叫做“工业互联网”,还有日本的“智能制造系统”。与此对应,我国在2015年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并将其列为中国实施制造强国的第一个十年行动纲领。

陌路同途,这些制造大国都认同,基于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将生产、销售和消费各环节联系起来,有效实现生产、监测自动化的智能工厂是未来趋势。

事实上,用“工业”一词框定这次革命未免狭隘,用“产业”更为合适,与前几次革命有着本质的不同,第四次工业革命绝不仅限于智能机器和系统,从基因测序到生物技术,从先进材料到量子计算,横跨了物理、数字和生物等领域,这里先不多做叙述。

“智能制造”的关键特征

那到底什么是“智能制造”?学界和业界有各种概念和名词去诠释,为了便于理解,现在我们用场景描绘智能制造能够达到的效果。

以服饰行业为例,我们现在买衣服往往是去线下门店或者电商平台选购,一件版型的衬衫通常会有4-5个尺码,大约有4种不同的颜色,这样的话一件衬衫最多只有20个可选项供顾客选择。而制造厂商也只要根据这些预设的选项排定制造计划、采购原材料并进行生产。

而在智能制造时代,顾客将通过互联网直接给品牌制造商下单,用户只要输入身高、体重,以及一些身体特征,即可得出精准的人体净尺寸。同时顾客还可以按照喜好对领型、袖型、口袋、版型、门襟、刺绣等几乎所有配置进行最大限度的个性化选择。订单将通过ERP直达工厂,短时间内产出并配送到用户手里。

同时顾客可以通过互联网工具、VR技术在数字世界中“试穿”还没被生产出来的衣服。每个节点都是可视的,顾客下单后可随时跟踪生产情况。不仅如此,整个制造过程将不再由一家厂商集中完成,而是由分散的上下游“制造联盟”共同协作完成。

结合案例,基于共性,我们大致可以归纳出智能制造的一些关键特征:

1.由大规模批量生产向小单个性化定制生产转变(生产柔性化);

2.信息透明、快速反应(产能数字化、过程可视化、流程互联网化);

3.由集中生产向异地协同生产转变(去中心化)。

基石:产业互联网

刚才描述的场景,只是智能制造的早期形态。

那最终形态呢?现在还说不准。毕竟发展智能制造,是一个长期、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有一个点可以肯定:智能制造的基石是在数字化的基础上建设产业互联网。“未来制造体系将变成一个网络化的产业链,从单线程的交易变成网络化的交易。”丽晶软件CEO江旭东在今年7月华南CIO峰会记者采访中提及。

过去,我们把更多的目光放在以购物、社交为主的消费互联网:2003年马云成立淘宝,推出支付宝,2007年腾讯、百度和阿里的市值先后超过100亿美元,到2010年,每年约有80亿交易通过电子商务完成。

然而,经过近20年的发展,中国消费互联网市场已走向成熟,过去两年智能硬件的短暂繁荣以及O2O的泡沫,正是消费互联网逐渐乏力、空心化的症状。

智能手机风口后的小米转型打造生态链布局IoT并在今年7月上市;腾讯也在今年9月宣布调整组织架构,要成为2B的产业互联网公司;阿里更花费10年自主研发云计算系统。这些巨头的转变,共同传递出一个讯号:产业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

当我们谈智能制造时,我们在谈什么?4.jpg

与以个人用户为核心的消费互联网不同,产业互联网真正的发展,关键在于企业侧物联网的突破。目前,中国大部分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的理解,还停留在提升运营效率上。这只是初级阶段,更深层的意义在于商业模式的颠覆。

世界经济论坛《工业物联网:释放互联网产品与服务的潜能》报告指出,企业变革之路从提升运营效率开始,通过创新产品和服务不断演进,首先形成 “成果经济”(Outcome Economy),进而产生“引力经济”(Pull Economy)。

消费互联网最典型的商业模式是通过爆款引流,这是“产品经济”,后来进阶为“服务经济”, 这还不够,因为产业互联网瞄准的是价值——基于客户实现的效果来衡量产品的价格,要为成果付费。

举个例子,假设你是农业收割机的生产商,按照以前的商业模式,你只能出售机器本身的面值,顶多附带一些售后服务。

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你可以在收割机上安装传感器,形成一个移动物联网,采集并精确计算出许多定量的数据,比如产量,收割进度,耗油量等等,保证农作物的效益,这个才是你的客户真正关心的。

同时,这些数据也是整个农业供应链伙伴(种子、肥料、天气、水源、汽油)所关心的,你可以邀请他们加入这个平台。这时候,你的企业就从传统的制造企业转型为生态合作平台,你销售的已经不是单纯的机器,而是整个成果系统。

不难看见,数据将成为智能制造的核心,未来企业在智能软件、智能系统上的投入将占据智能制造建设成本的绝大比重。在全新的世界中,赢家将是解决数据收集、分析和管理挑战的先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