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肆掠,服装人该如何应对这场灾难性疫情?

2020-02-06     关键词 : 新型冠状病毒 服装人 服装企业

 这次的疫情,对每个服装企业,每个服装人,都是一次不小的考验。作为企业,现金流最重要。建议:可能的话,争取公司、厂房、店铺租金减免。同时,提升运能,减少库存。必要时,减轻运营负担,减少运营成本。最后,重视后续开发。作为个人呢,健康最重要。在保证健康的前提下,努力提升自己,充实自我,是当下要做的。这次疫情,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是危机,也是转机。希望我们都能积极面对,力所能及地做点事情。

 

目前现状

以下是三位匿名的创业/企业主自述的现状:

see (化名)29岁 广州服装店主

see开的服装店位于广州天河某商圈。本来服装店安排了1月24-28日休息(往年初一到初四的广州属于空城状态)。但29日,see去开门营业,发现商场里人少的可怜,果断地把开门时间延迟到2月9日。“受影响是肯定的,人流不要说和去年过年比,就是平时工作日也比现在多的多。”她说。

不过,春节休息的这段时间,她也没闲着,一直努力进行着朋友圈和微信群卖货。“店铺暂时停摆了,工作却没有停歇。虽然比平时在手机里卖的少,而且还只能是预定的不能发货收款,也比没有强吧。”

对于此次疫情对服装店的影响,她估计可能是至少2个月的营业额,2个店员的工资和房租照旧要给,年前的一批新款也得压着不能卖。

作为一个创业者,一个小老板,要撑过这段非常时期,see讲出了心里的期望:房租能不能适当减免。另外,其他的支出能不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她有种预感,某些新的需求会冒出来:“我在想,线下萧条的同时会是线上的春天,我想,以后我会从多从这里考虑今后的销售形式。”

YH(化名) 32岁 武汉面料商

如果疫情持续半年,我大概会损失一千万销售额,外加2019年一半利润。

我在武汉做面料生意,属于中间环节,简单说就是对接布的生产商,把布从广州、江浙、福建等地运到武汉,然后再把布卖给武汉的服装厂加工。武汉疫情这么严重,因为没法聚众,我们这个产业也就没法开展。现在受损失的是一整个布匹产业链,生意处于完全停滞状态。

好在我做生意一直都坚持现买现卖原则,年前没有积压。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因素”,即便有库存,下游工厂也不能开工。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关键我的客户都是武汉或武汉周边城市的。

我属于个体经营,经营过程有不规范的地方,和好多小商贩没有正规合同约定。年前疫情爆发期间,正是他们赊账的回款期。

客户都回家过年了,现在也见不到面,钱更是追不回来。疫情这么严重,总不能打电话要钱吧。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我的客户因为疫情走了,我的钱去哪要呢?2019年本来生意就不太好做,想着2020年能有好转,现在2019年的账都没追完。

如果一直不好转,他们的生意也没法运转,没有钱给我,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我个人感觉,即便疫情结束,对中小企业主的影响程度和持续时间会远远超过预估。

MCJ (化名) 39岁 浙江省某服装公司CEO

我有一家自己的工厂,员工20多人。创业近十年,公司在2018年首次出现亏损,2019年终于扭亏打平,本来打算今年能有点盈利,现在看,今年要继续亏损了。

一开始我低估了武汉肺炎对公司的影响。直到镇政府打电话过来,让工厂在正月15之前不得开工,然后镇里封锁了所有交通,我才意识到,疫情对公司的影响会有多大。

公司基本处于停摆状态。员工都在家里出不来,供应商的原材料进不来,经销商的订单无法执行,我只能干着急。

公司产品的批发全靠经销商。按往年经验,每年初的经销商大会,拿下的订单至少能吃一个季度。如果以后边三个季度的订单作为托底,那么第一个季度的订单,就是公司这一年利润的来源。

如果2月份公司还开不了张,那公司毫无疑问要亏损。现在交通被禁,人们不愿出门,公司的零售业务也遭受重创。对于公司而言,如果没有业绩,那么每一天都是成本。

公司假期默认延长了,但我还要支付员工的工资,五险一金也得正常缴纳。我在银行的贷款还有几百万,每个月都要吃掉公司一部分现金流。

一家企业背后,可能是一百个员工。这家企业倒下了,那这些员工也就失业了。我相信疫情总有过去的那天,但不是所有企业都能撑到那一天。

如何应对?

核心目标:现金流

对于企业或者店铺来说,至少要储备3个月的现金。尤其是这边闭店,那边还要承担很大的租金压力。房租+员工工资,这是两个巨大的固定成本。

如果没有一定的现金流做后盾,可能很多小店铺或者小品牌会受重创。特别是对于服装公司,现金流大部分都投入到进货上去了,这季赚的钱都用于下一季的进货定金了,但是因为这场疫情,春装销量会受到很大影响,现金很难短时间内回流!

降负: 商场租金减免

受疫情影响,平日里“相爱相杀”的购物中心与品牌商户在2020年春节罕见地站在了统一战线。

“此次疫情带来的客流锐减对商场的打击非常大,一是没有顾客,二是部分营业员也不愿意冒风险返回广州上班”,广州时尚天河相关负责人表示,过去一周商场内的客流同比减少80%。

服装人如何应对.jpg

目前,全国已有超过600家百货、购物中心主动进行租金减免,以实际行动积极投身疫情防控工作。

从减租时间范围来看,多在6~33天之间,7天、9天、15天较为普遍。在减租方式上,部分采用租金全免,超七成商场采用租金减半。

开源: 提升运能、减少库存

1 引导员工销售:(短期策略)

这个有些公司已经在做了,员工闭门在家的这段时间,引导公司员工在家里发朋友圈或其他方式低价销售货品,利用好“私域流量”,形式可以多样化,也能相应解决员工不能及时复工带来的损失。当然,能不能操作、怎么操作,还是要需因公司的实际情况而定。

2 阶梯式库存倾销:(短期策略)

将已产生的库存货品阶梯式的分级A、B、C,比如最滞销和最不看好销售前景的定为C级,以多样化的形式倾销出去。(根据公司实际经营情况,员工内购、收库存甚至尾货都可行)尽量保证至少几个月现金流的充足。

3 加强、加快布局线上:(中长期策略)

加快非实体渠道布局 (电商多渠道、会员营销小程序、微商城等 ),为顾客提供不受时间、空间限制的方便购物体验;电商的渠道有很多,天猫、淘宝、京东、唯品会等等,把清货件数做大。

还可以搭建自己的营销平台,比如这两年比较火爆的小程序、微商城等等。当然还有社群团购和直播卖货等等,商家可以根据自己的经营状况及产品特点选择适合自己的渠道方式。

这个属于中长期策略,毕竟战略大家都知道,做不做的好看战术,看执行了。

节流: 减轻运营负担,减少运营成本

1 收缩店铺规模 (长期)

如果你是服装企业,抓紧关闭非重要门店,回收现金流。如果你只有几家店,也要合并缩减店铺数,甚至大店变小店来减少房租成本。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跟房东谈减租,像万达等商场已经做出表率。这点前面提到过。

2 减少非战略性支出 (中期)

什么是战略性支出?像基本营销费用、基本开发费用等等,这些是必不可少,不能缩减的费用支出。

什么是非战略性支出?比如公司的耗材费用、日常用品费用、非必要的差旅费、电费等等。减少并不会影响公司经营的部分。

必要的情况下,减少非战略性的支出。

3 延迟薪水发放 (短期,慎用)

如果公司的现金流处于“救命”状态,而现金流是公司最要命的问题,建议还是和员工商量下疫情期间延迟工资发放,当然,疫情过后的几个月,除了补齐之前的工资,建议给予员工一定的补偿。

当然,需要慎用,虽然公司和员工是共同体,毕竟主要责任方还是公司,这里只是针对短期救命的一点小建议。

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写这条,毕竟大家都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实际情况更甚,裁员甚至降薪也有),但事实就是事实,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先活下来。

补充:  重视后续开发

1 调整开发节奏

如果2020春夏产品销售已经注定受到不可逆转的影响,那么我建议,可以提前进行潜心针对 20AW 秋冬系列进行设计开发。

这就意味着全年的年度开发与经营计划要进行调整,将春夏季的预期压缩,秋冬的相应预期增大,以及关联到明年的开发和经营的节奏都预先确定下来。防止因为局部节奏的打乱,而破坏了整体的节奏。

进一步加强设计开发,推出更吸引人的产品回报疫情后的消费者。

2 做货面料不要一次性裁完

这是针对库存产生前的方法。比如有一块面料做3个款,计划下量总量是1800件,采购了1800件的面料,那么只需要下单1000件左右。

提前上市到反应较快的10家左右店铺,顾客的购买数据,计算3款产品的分别可销售周期和所需件数,将剩下800件的面料下到销售反应相对好的款上,可以相对有效的控制库存产生。当然这样的做法是针对大批量的下单,小单就没必要了。

还有,密切关注疫情发展,如果持续时间过长,我相信我们也会和所有服装行业的其他品牌一样,考虑到销售必然下降,取消或大量降低生产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