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压缩微薄利润 广州外贸服装业苦苦挣扎

2016-06-01     关键词 :

   2月16日,元宵节的前一天,广州初春的湿冷天气丝毫没有改变的迹象,与广园西路金龙盘外贸服装城的冷清相互呼应。

   金龙盘外贸服装城是广州三元里片区的一个外贸服装批发市场,这里做外贸的档主们很大一部分依靠外销获得利润。

   然而,他们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人民币汇率与原材料价格一起节节攀升,令档主们焦虑却又无计可施。

今非昔比的“洋生意”

   行走在广州三元里片区以及小北路片区,常常能碰上许多非洲客商。他们大部分都是做服装外贸生意的。

   “2007年以前生意好做多了。”在金龙盘外贸服装城经营外贸服装档口的老张说。老张回忆,2007年以前,他生意的主要来源就是销售服装给非洲客户,当时卖一条牛仔裤基本能赚到2元以上。“现在来的人没那么多咯,而且就算他们要买我也不一定敢卖。”

   不敢卖的原因是没有利润,而利润正是被节节攀高的人民币汇率“偷”走了。老张算了一笔账:2007年以前,一条裤子非洲客户愿意出28元购买,现在1美元只能兑换6块多人民币,而外国人在购买时是以美元为标准喊价的。同样一条裤子,现在对方只愿出23元。

   金龙盘外贸服装城的另一个档主王女士每天都面临着这样的尴尬。一名非洲顾客来她的档口谈买卖,他认为王女士开出的价格不合理,他老练地拿起计算器,按出自己认为合理的价格。王女士摇摇头说了几个“NO”,买卖失败。

亏损中坚持还是转行?

   王女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金龙盘外贸服装城一条普通牛仔裤价格为二三十元,除了高汇率使得生意趋于惨淡之外,他们拿货的成本也涨了。

   老张对记者说,一条牛仔裤现在的进货价格比以前多出1块多。“材料价格涨,工人工资也涨,裤子怎么可能不涨价?”

   去年以来,我国通胀压力越来越大。去年10月以来,棉花也加入了涨价大潮,这直接导致了服装业成本的上涨。据新华社报道,去年下半年以来,面料价格环比上半年上涨了60%以上,令企业经营压力陡增。

   老张指着一条车工相对复杂的牛仔裤对记者说:“这条裤子我刚开35元人家也不要,但是出厂价就要三十几元。”他又指着一条相对简单的牛仔裤说:“这一堆,要是有人能全拿,一条10块钱我都愿意出手,但是没人要。”

   他解释说,这样的裤子厂家的成本其实也要十多元,因为这些裤子里头有一部分有些瑕疵,所以厂家以8元卖给他,“我现在卖一条裤子也就挣个一块钱。”老张说,曾经有一些非洲客人在他这儿定了一大单货,交了定金之后,发现挣不了钱就跑了,而囤积的货很可能赔钱处理。

   老张称自己已经陷入亏损。他说,金龙盘外贸服装城里不少人都出现了亏损,还有一些人转行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该服装城看到,除了一层和二层有较多档口还在开张外,三楼以上则是空铺林立,打着一些招租广告。

   对于未来可能面临的亏损,王女士和老张都无计可施。“如果现金比较多,我或许考虑自己开厂,这样就可以节省中间的成本。”老张想了一会儿说。

服装行业或面临洗牌

   即使有了现金,现在开服装厂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持续攀高的原材料成本正在考验整体利润率本就较低的广东制造业。据相关测算,广东服装企业产品利润普遍在3%左右,但是由于国内企业议价能力较低,多数企业选择以自己的方式“消化”涨价压力。人民币汇率的攀升对处于高成本压力下的服装企业无疑是雪上加霜。有人计算,如果人民币升值1%,那么会有近20%的企业逼近盈亏临界点;如果人民币升值5%,估计将有一半以上的企业面临倒闭。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刘岳屏也说:“人民币升值将给服装出口加工企业带来严重打击,目前国内服装加工企业的利润普遍在5%以内,如果人民币升值6%,则可能导致服装出口企业亏损。”

   在这样的背景下,老张的服装城档口生存艰难,只不过是整个行业大形势在最末端的体现而已,上游的服装企业也面临着生死抉择。除了原材料成本和高汇率带来的压力外,去年以来就不断突出的劳动力成本上涨,今年正更加强烈地冲击着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服装制造业。

   春节过后,在广州各大城中村和服装企业集中区,招工广告随处可见。去年加薪之后,物价飞涨,工人们对薪酬的期望抬得更高了。对此,老板们在开工与盈利之间左右为难。广州有小型服装制造企业的老板表示,实在没办法只有放弃开厂。

   事实上,逐渐走出金融海啸的阴霾之后,我国的服装出口也有所回暖。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纺织服装行业出口金额累计888.78亿美元,同比增长22.09%,其中服装出口532.2亿美元。同比增长16%。

   然而,隐忧无法被这些乐观的数字抹煞掉。有分析说,经济回暖使国外订单增多,但服装出口订单普遍利润低微,有的企业为了留住客户不得不保本甚至亏本接单。而人民币升值后部分出口产品可能转向国内市场销售,也将加剧内销市场的竞争态势。

   有业内人士预测,“三高”压力可能刺激行业进行重新洗牌,如果企业不进行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就很可能被淘汰。

   然而,对于这些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服装制造企业和服装贸易商来说,薪酬上涨尚且让他们无计可施,更遑论依靠自身力量进行升级?这正如同身体正在一点点陷入泥潭时,还要求他们向上起飞,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