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服装行业 做好节能减排加减法

2016-06-01     关键词 :

   今年是我国实现“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的最后一年,当下距离单位GDP能耗降低20%目标还有不到3个月,时间紧迫。而这剩下的时间,对于纺织服装行业来说,同样关键。

   五年前,《纺织工业“十一五”发展纲要》庄严地承诺了行业的降耗目标、环保目标等;如今,行业正在做着最后的积极努力,力图完美“收官”。事实上,纺织服装行业一直以来就把节能减排当成一项重要工作,不敢懈怠。

   2008年,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对部分棉纺、化纤、印染企业进行义诊,重点针对染整、棉纺开展节能减排潜力诊断工作。

   2009年,在铜牛、红豆、如意、报喜鸟等十家纺服企业首次公开发布的社会责任报告上,“节能减排”的内容赫然在目。

   今年7月,中纺协启动了“落实责任 你我同行”中国纺织服装行业节能减排绩效评价活动,这不仅是落实CSC9000T中国纺织服装企业社会责任管理体系的重大举措,也是中国产业界首次发动的全价值链节能减排行动。

   目前,纺织服装行业的节能减排状况、效果到底如何?在工作推进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企业有无可资借鉴的经验?就这些相关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社会责任办公室副主任阎岩、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社会责任办公室首席研究员梁晓晖、研究员胡柯华,以及几位纺织服装企业家。

现状 成效与压力并存

   “十一五”前四年,纺织工业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增加值(按可比价)能耗下降了39.27%,单位增加值(可比价)污水排放量下降了22%,热能、中水和纤维的循环回用生产已初具规模。

   有媒体报道,在欧美一些较为发达的国家,服饰上已经出现了“碳标签”;日本的一家公司的营销手段是以旧换新,消费者可以用穿过的旧衣服换取新款服装,旧衣服赠送困难人士或经过重新设计加工后变成新款服装;我国香港地区制衣训练局联合成立了香港的服装企业可持续发展联盟,计划今后在服装生产上进行低碳流程设计,并转化为成衣上的碳标签……这是目前国际上对于低碳环保、节能减排,在服饰上所做的具体努力。

   将视角延展到整个行业层面,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社会责任办公室研究员胡柯华表示,2009年5月欧盟委员会的相关协议修改了纺织品及床垫环保标签的颁布标准,要求各个产品类别均须符合若干生态标准(如对气候变化的影响、能源和资源消耗等),才能获得环保标签(也叫“花朵标签”)。

   而在美国方面,2009年6月底,美国政府通过了征收进口产品“边界调节税”的法案,率先明确从2020年起开始对进口高碳排放产品征收所谓的“碳关税”。从更深层次来讲,这是发达国家凭借其综合环保优势变相提高环保标准阻碍他国产品进入本国市场,以保护本国制造业,这种新型的贸易措施再次为我国各制造行业敲响节能减排的警钟。

   胡柯华表示,中国现在的制造水平虽然能够全方位满足客户的要求,但如何实现“绿色”纺织服装产品出口,行业协会还在不断地探索推进节能减排工作,以应对今后可能出现的潜在贸易壁垒。

   众所周知,纺织服装行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传统支柱产业、民生产业,更是我国为数不多的国际竞争优势明显产业,它在吸纳社会就业、出口创汇、增加农民收入等方面的重要作用毋庸置疑。

   今年7月举办的2010中国纺织服装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联合发布会上,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孙瑞哲谈到社会责任时曾表示,社会责任正成为行业发展轨迹的“基本参数”和企业经营管理的“主要变数”。

   而与“参数”、“变数”相吻合的是,在衡量行业的“产值、销量、销售收入、出口额”等传统指标外,新增了“能耗、污水排放量”等新“参数”,环保方面的指标被纳入参考范围。

   最近,记者从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了解到,“十一五”前四年纺织工业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增加值(按可比价)能耗下降了39.27%,大力推广清洁生产工艺和设备以及中水回用技术;单位增加值(可比价)污水排放量下降了22%,热能、中水和纤维的循环回用生产已初具规模。

   不难看出,纺织工业能耗所占工业能耗总量的比重、单位增加值能耗、单位增加值污水排放量等都有大幅下降。行业在节能减排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然而不可忽略的是,纺织工业同时也是一个资源依赖型产业。从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向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中可以看到,目前,中国纺织工业总耗能占全国工业总耗能的4.3%,规模以上企业用水量占全国工业企业的8.51%;废水排放量占全国工业废水排放总量的10%,其中80%为印染废水,平均回用率仅为10%左右。总体来看,多数纺织企业节能减排投入不足,先进工艺装备采用率较低。由此可见,纺织服装行业的节能减排整体工作依然不能松懈。

案例企业

江苏丹毛纺织有限公司

   多年以来,江苏丹毛纺织有限公司健全和落实了一系列的环保管理制度,严格执行ISO 14001环境管理体系的要求,使污水处理设施始终正常运行,确保达标排放;实施垃圾分类收集、分类处理;积极种树种绿,扩大绿化覆盖率,2009年到达了36.5%。据该公司总经理徐荣芳透露,去年公司在环保方面投入资金达175万余元。

   据了解,“丹毛”在1998年和2005年先后两次投资共计420万元,引进了先进的治污设备和技术,成为丹阳第一家提前实现“二升一”达标排放的印染企业。2007年,公司投资317万元,建设了一套日处理1000吨的中水回收系统,成为江苏省首家中水回用企业,同时该公司是江苏省目前唯一一家环境友好企业。由于实现了印染废水的“中水回用”,公司每年减少印染废水排放量达30万吨。

   徐荣芳表示,污水处理是履行社会责任的手段之一,并非环保部门的要求,而是公司自身的要求。2009年,“丹毛”对生产车间进行了再次改造,使得中水回用率达到30%。

达利丝绸(浙江)有限公司

   据达利丝绸(浙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俞慧英介绍,该公司成立了企业环保管理机构,由公用事务公司总经理负责,环保科负责具体实施,各车间均配备兼职环保员。公司还在主要排污口设立24小时监控设备,及时了解排污状况。

   2008年,“达利”投资67万元实施了“在总配电房处安装节电设备”项目,该系统年均节电量约51万千瓦时,节省用电成本35万元;依据2008年的染色生产量,“达利”进行了筒装染色机的技术改造,其节电率达到10%~15%,约节电5万千瓦时。

   值得一提的是,在“达利”生产车间有数千支40W普通日光灯,光亮度效率较低。于是,公司在2008年试安装使用了一种高效亮度的节能型日光灯,其实测功率仅为20W,但实测光亮度约超过普通40W日光灯的25%。

   公司生产车间采用了某大型智能节能通风设备,其在运转中产生的废水有一部分可以再循环利用。为了节约水源,公司投资30万元进行了一系列的设备安装与改造,不仅改善了水质,而且节约成本147万余元。

瓶颈 资金和技术是最大制约

   资金决定了企业是否有能力去做一些环保的项目,这里面包括成本的考虑。在工作推进过程中很多技术需要获得。

   目前,行业内相当一部分企业都有节能减排的意识,也知道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发展与节能减排密不可分,但事实上并非每一个企业都有能力去做这样一件工作。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社会责任办公室首席研究员梁晓晖表示,纺织服装行业90%以上的企业都是中小企业,因此资金和技术是制约这部分企业节能减排工作最为关键的因素。他说:“资金决定了企业是否有钱、有能力去做一些环保的项目,这里面包括成本的考虑等。在工作推进过程中很多技术需要获得。” 

   就技术方面来看,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社会责任办公室研究员胡柯华认为,包括节能减排在内的各种环保技术应用从技术的角度来看,并不是一个高难度的问题,但是由于知识产权或商业技术许可等方面的原因,一些高效的环保技术的运用对于目前企业成本控制将提出挑战;另一方面,即使是企业环保技术的运用,也受到企业所处经济和环境制度要求的影响。

   胡柯华举了个例子:假如一个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使用原水并排污的成本可能是1元/吨,但是如果它采取中水回用,将污水处理达到工业用水标准后再重新运用于生产中,其成本就有可能上升到2元/吨,这极有可能让企业继续使用原水而不是投入实现中水回用,这是在排污费低的地区,企业会做出的一种选择;而对于在环境保护要求高的地区,排污费用如果是4元/吨,那么中水回用的经济效益就会凸显出来。“资金不仅包括企业环保技术应用的成本,还包括环保设施运行,以及其投入和产出等方面。如果国家没有强制性规定,有的企业一比较,认为环保的投入与产出实在不太划算,就会导致了他们在这方面犹豫不决。”胡柯华进一步解释到。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社会责任办公室副主任阎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示,就技术上而言,大的革新性技术与产品开发往往都是由行业内大企业集团牵头的,中小企业运作很难。

   基于此,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发起了“落实责任 你我同行”的节能减排绩效评价活动,其时间为2010年7月30日—2011年7月30日。该活动的关键点在于,所有方案适合广大中小企业实现以较小的投资带来明显的节能减排效果,并且具备可复制性。

   另外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环保、资源、土地等制约因素将越来越突出。而资源对于纺织服装行业也是一个严肃而现实的问题。孙瑞哲曾表示,预计到2040年,全球纺织纤维需求总量将突破1亿吨,而2009年全世界的纤维消费总量不到7100万吨。

   据阎岩介绍,目前国际上已有不少企业从事成衣回收纤维再利用的研究,特别是涤纶成衣的回收与再利用。比如,日本的一家企业已经能够回收涤纶成衣并完成由再生涤纶纤维面料到成衣的过程,但成本较高。

   同样一件衣服,消费者愿不愿意多付更高的价钱来为环境埋单?如果做不到,企业生产就不能做到良性循环,也就没有资金再做进一步开发。

   如此看来,在这方面,虽然国际上的一些企业已经走在前面,但是也仅限于个别企业,并且在终端反馈上有待进一步印证。     

关注 加大产业链环保考量

   纺织服装行业的绿色环保行为应该渗透于整个产业链中,而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生产环节。

   在绿色文明意识指导下,欧美国家率先提出了“绿色服装”的设计理念,来推进纺织服装行业的绿色环保,其内容可以涵盖服装生产、消费行为等方面,即该行业的绿色环保行为应该渗透于整个产业链条中,而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生产环节。

   但是中国纺织服装行业是单一产业链条最长、就业人数最多的行业,涉及从纺纱、织布、漂染、成批生产,到品牌营销管理、渠道管理,物流配送、零售终端等诸多环节。

   我国纺织服装行业传统工艺中“纺纱-织造-染整”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氧化剂、催化剂、阻燃剂、去污剂等化学物质;印染过程中使用染料、甲醛和卤化物载体及重金属等,都会残留在纺织品上;成衣后期整形步骤还会用到含有甲醛的树脂等,会对服装造成污染。具体而言,纺织服装生产环节的污染相对较严重。

   今年8月份,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向社会公告了18个工业行业2010年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共涉及企业2087家,要求这些企业的落后产能必须在今年9月底前关闭。此次公布的名单中,和纺织服装工业有关的是印染行业和化纤行业。其中,印染企业201家,化纤企业25家。

   与之相关的是,《纺织工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也提出明确目标:对于印染和化纤行业,到2011年,要淘汰75亿米高能耗、高水耗、技术水平低的印染能力,淘汰230万吨化纤落后产能,加速淘汰棉纺、毛纺落后产能。

   胡柯华表示,目前行业中淘汰落后产能对于化纤和印染确实任务较重。特别是对于高耗能的化纤行业而言,它属于纺织类的基础性产业,在生产工艺过程中的单位GDP能耗较高,节能减排的任务尤其在温室气体的减排上压力不小。

   不过正如一个硬币的两面,对于铁腕淘汰落后产能,梁晓晖和胡柯华都认为这是行业必须要走的一步“棋”。中国纺织服装业的升级发展必须要经历优胜劣态,淘汰落后产能是一个契机———行业能借此“轻装上阵”,企业为避免淘汰将主动进行结构调整和升级。

   在消费环节,消费者能否形成“一衣多搭”的理念,增加每件衣服的使用率,真正做到绿色消费,现在还无从得知。不过有业内专家认为,在日常生活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减少购买服装的频率,选择环保面料、环保款式等。

   有统计表明,在保证生活需要的前提下,每人每年少买一件不必要的衣服可节能约2.5千克标准煤,相应减排二氧化碳6.4 千克。如果全国每年2500万人做到这一点,可以节约6.25万吨标准煤,减排二氧化碳16万吨。

   另外,如果要打造绿色产业链条,作为纺织服装产品销售渠道的百货店,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可喜的是,现在国内外已经有一批百货店在节能减排方面做出了表率。

   比如,韩国现代百货店在2008年与第一毛织、KOLON等韩国国内服装企业联手,率先在国内推出了标有碳标签的服装。碳标签的设计由现代百货店方面直接负责,标签外形是让人感觉凉爽的蓝色水滴形状,在“水滴”上面印有小雪花和代表二氧化碳的字母“C”,以及减少碳排放的公斤数。

   而在国内百货店里,北京当代商城在节能减排的工作上可圈可点。该商城的总裁金玉华告诉本报记者,2009年当代商城进行了多项节能降耗技术改造,结果全年用电量比2008年减少132.6万度,天然气用量减少35447立方米,节水率达14.6%。

   事实上,当代商城的节能环保活动不是在近一两年才开始的。早在2007年,商城就制定了《当代商城未来五年(2008-2012)节能环保规划方案》。近两年,商城又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节能降耗技术改造,控制空调照明使用,更换节能灯具,进行扶梯变频改造,科学合理控制室温等。同时,商城对许多品类都引进了一些低碳概念的商品,包括服装、食品、环保厨具、节能家电等。这些商品或采用了环保材质,或生产过程碳排放量小,或使用时能耗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