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微”观服装行业 热议焦点待解决

2016-06-01     关键词 :

 恰逢两会,热点话题又再次进入了公共视野。本刊整理了今年两会上的行业焦点,其中有些是老话题,有些是新现象。当然,我们希望这些被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将得到圆满的解决,让行业发展迈向新台阶。

    棉价问题:棉农直补 取消配额

    背景:作为整个纺织产业链的命脉——棉花已经成为行业的“心病”。特别是从2011年以来棉价的巨大波动,导致众多纺企损失惨重,整个纺织产业链也因此受到不小影响。而如何去除这块“心病”,已成为行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近年来,棉花问题一直制约着行业的发展,尤其是去年国内棉价与国外棉价形成的巨大价差,给行业发展带来诸多困扰。

全    国人大代表、际华三五四二纺织有限公司后纺车间教练唐玲玲就向记者表示,制约纺织企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国内外棉价差。“由于目前国内外棉价差距太大,进口棉比国产棉每吨便宜几千元,而在我们的企业中,棉花原料占到成本的60%。因此,企业面临着多重压力。”

    针对目前的棉花问题,有行业专家指出,为了既提高农民种棉的积极性,又能推动纺织行业的发展,可以对棉农采取财政补贴,同时放开配额等方式。

    在今年的两会期间,卞志良、王树理、刘大钧等多位代表委员就联名提交了《关于提高棉花临时收储价格和完善种棉补贴政策的建议》,建议国家继续实施棉花收储政策,尽快在新棉播种前提高2013年棉花临时收储价格,以调动棉农植棉积极性。参照粮食直补政策办法,尽快建立棉花直补机制,按照补贴不低于100元/亩标准,实施对种棉农民直接补贴,以稳定棉花种植面积,保持国内棉花自给率。

    与此同时,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也向全国政协提交了建议。

   他们表示,国家应全面改革国内棉花进口管理体制,在适当增加棉花种植补贴、保障棉农利益的基础上,彻底取消进口配额及滑准税管理,实现国内外棉价的市场化接轨。

    产业转移:别“移走”竞争优势

    背景:我国80%的纺织工业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随着东部生产成本的日益升高,很多企业都开始思考要不要将产业进行转移。伴随着东南亚国家用工成本优势的凸显,一些企业甚至开始考虑更加“国际化的布局”。

    纺织工业和服装产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传统支柱产业和重要的民生产业,也是国际竞争优势明显的产业。

    然而,随着国内制造业成本的不断提高,一些订单开始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看到纺织服装产业链向东南亚转移,全国人大代表、波司登集团董事长高德康担心产业永久性转移可能会对行业造成破坏性影响。高德康认为,当前,我国制造业最大的优势是产业链配套齐全,然而东南亚国家的产业链一旦形成,中国的纺织服装产业就会受到致命冲击。

    相比之下,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的纺织服装业向中西部转移则更加有益我国纺织服装业竞争力的整体提升。

    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朱宏任就表示,我国的中西部地区较东南亚国家具备更好的接待产业转移的条件。“首先,我国的政治环境更稳定、安全;其次,纺织产业转移必须将出发点和落脚点放在产业转型升级上。东部地区要发展纺织服装高端制造业,注重品牌建设;中西部地区承接转移要与培育优势产业相结合,发展特色产业,还要注意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形成跨区域的产业链和价值链。”

    城乡一体化:政府是推手 企业是基石

    背景:受制于我国农村地区交通、医疗、购物等基础环境的限制,农村大批劳动力向一、二线城市聚集,这为纺织服装企业招工难埋下了伏笔。而对于人口迁出省份来说,大批的劳动力外移,对本省份税收、经济、城市建设也带来了种种弊端。因此,如何让百姓在自己家门口工作,加快城乡一体化建设才是当务之急。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华联纺织品服装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爱华对城乡一体化建设提出了自己的议案。她表示,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为民营企业留人,将对纺织行业发展起到积极作用。“在城乡一体化建设中,政府牵头给予帮扶是必要的,但绝不能忽视农村地区与城镇地区的良好互动。”徐爱华认为,以城市带动乡村发展,以乡村反哺城镇是有一定客观条件保障的。具体来说,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壮年男劳动力外出务工,目前留守农村的多为妇女、儿童和老人,农业发展缺人、缺钱、缺信息、缺技术、缺装备。这种状况迫切需要企业进入农村,通过外部生产要素的引入,通过多种形式的农业产业化经营,来推动现代农业发展。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也深表赞同,他认为,一个地区城镇化推进的速度,必须与其工业化的进程相适应,与其发展水平和经济实力相匹配,这样才能防止出现就业不足、两极分化严重等问题。

    品牌建设:优化自主品牌商业环境

    背景:近年来,国内一二线城市商场在引进品牌时存在的内外品牌区别对待现象变得越发严重。国际品牌获得的待遇是:临街位置、首次进场免租、店面装修补贴、垫付首批货物铺货费;与之相比,国内品牌却要付出数倍于国际品牌的入驻成本,才能在商城中获得一个并不理想的店铺位置。

    今年两会期间,针对近年来国内一二线城市商场在引进国际品牌时存在的“超国民待遇”,纺织服装行业的代表委员们也提出了建议,呼吁政府进一步优化自主品牌发展面临的商业环境。

    一般情况下,自主品牌在进行渠道建设时往往会有所权衡:目前,在国内品牌建立营销渠道的方式中,入驻商场是主流形式,因为入驻商场能获得更多消费者的关注,有助于品牌商降低业绩风险。和开设专卖店相比,入驻商场的前期投入相对小,但后者也有相对被动的阶段,入驻后期会有扣点、杂费等费用支出。这些因素也是目前自主品牌发展面临的一大瓶颈。

    在谈到国内外品牌渠道建设时遭遇的不公待遇时,全国人大代表、森马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光和表示,近年来很多城市的核心商业街都在进行升级改造,地方政府把引进国际品牌作为商业街升级改造的一个重要标志,自主品牌却进不去;而进商场时合作条件也不对等:一般商场,外资品牌进驻的租金扣点一般为零售额的6%~7%,自主品牌进驻的租金扣点却高达零售额的25%~32%,此外,自主品牌还需要根据货品摆放区域和货架位置额外缴纳数额不等的进场费。

    在支持自主品牌进商场方面,全国人大代表、江西恩达麻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邱新海建议,应当加强政策支持、设立专项资金、完善相关条例,以保障民族品牌顺利进入终端领域。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阳光集团董事长陈丽芬也建议,呼吁政府正视自主品牌,为其进入商场提供政策支持,为了激励商场引入更多的自主品牌,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对引入自主品牌数量达到一定比例的商场进行税收优惠。

    税负:给企业减税

    景:实体经济是社会财富和综合国力的基础,是改善人民生活的基础,而纺织业作为实体经济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承担着全国就业的重担,随着目前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涨,纺织企业的压力更加凸显,如何为纺织企业“减负”是今年两会纺织行业代表所关注的主要问题之一。

    在众多“减负”的问题中,解决纺织行业中增值税的“高征低扣”,一直是全行业多年来持续呼吁的话题,但至今仍然收效甚微。今年再一次连任全国人大代表的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士平就非常关注这一问题。

    “一直以来,棉纺织企业棉花购进抵扣税率为13%,而棉纺织产品增值税销项税率为17%,即使不增值,棉纺织产品也要承担4%的税负,这对纺织企业而言无疑加重了负担。”对此,张士平建议,国家应对此问题深入剖析,调整高征低扣的税负政策应当成为今后改革的重点。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梦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钱月宝建议政府对科技型中小企业实行用地契税减免,高端人才个人所得税减免,尤其是对科技人才以技术专利入股而得的红利,建议前三年减半征收红利所得税。同时,她建议地方政府加大技术开发费和高新企业税率优惠政策的落实力度,以解决纺织企业目前所普遍反映的税负重的问题。

    的确,税负较重是本次人大代表反映比较集中的问题,部分代表建议将增值税降低至13%;减免部分税费,比如土地使用税、城建税、河套管理费等;对部分优势创新纺织服装企业和品牌企业实行增值税“即征即返”政策等以应对税费过重的问题。

    节能减排:不能搞一刀切

    背景:节能减排不仅是政府治理环境污染的一项重要决策,也是众多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首要选择,因此有利于节能减排的基础设施应该大放绿灯,而不利于节能减排的设施应该被限制、禁止。但是,在实际的实施过程中,随着具体情况的不同,节能减排的实际情况却也有所不同。是不是该实行一刀切,是不是应该按照各地的不同情况区别对待,也有待商榷。

    跟往年一样,本届两会的焦点依旧在节能减排、保护环境、产业升级等方面,与此同时,由于北京等地多天的雾霾天气,使得“治理雾霾”的担子也或多或少地落在了制造业身上。全国人大代表、华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尤小平就表示,他在此次两会上最关心节能减排的话题。“前阵时间北京的雾霾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话题,我希望纺织企业可以身体力行,在节能减排方面下工夫,提升人们的幸福指数和生活质量。”

    在本届两会上,民盟中央提交了一份《关于进一步加强节能减排的提案》。提案建议,加快研究和制定新形势下节能减排等政策措施,加强对环境保护和节能减排等生态文明建设方面重大问题的研究,积极探索应对气候变化、增加碳汇减排等政策措施。

    希望美好,提案也现实。但是,现在国家和省级层面对待污染和节能减排问题的一刀切,使得很多的纺织企业被政策压得喘不过气来。

    以盛虹集团有限公司为例,作为行业内的优秀企业,其在节能减排和治理污水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集团副董事长、印染总经理唐金奎告诉记者,国家对治理环太湖流域的环保政策相当严格,使得企业不能把分散的厂子集中起来进行发展,不能搬迁、能耗等问题,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盛虹的发展。

    当前,一些东部地区的城市在审批新开工项目时,提高了对项目的投资强度、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标准的把握标准,许多纺织项目都难以达到要求,这就存在一个不同行业的比较问题,不同的行业投资强度和能耗标准是不能比的。

    对政府而言,根据企业的声音和建议,早一点从行业的角度制定一个各纺织细分行业的能耗标准,以便各地对照比较,避免各地搞一刀切,才是以科学态度实现纺织行业节能减排的王道。

    来源:全球纺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