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产业链一朝断 佛山童装业受重创

2016-06-01     关键词 :

环市童服城拆迁追踪

   环市童服城被确定为佛山名镇工程居民安置区区域之一,面临拆迁消息传来后,有经营者不得已放弃经营了十年的品牌;环市童服交易中心牌子也已撤下,交易市场渐显冷清。

   童装行业作为禅城区三大传统产业之一,童装年产量4亿多件,年产销值约35亿元,占全国高端童服市场份额1/3。环市童服城经过10年发展,已形成原材料齐备、工序完整、物流配套的完整产业链。现在面临拆迁,产业链被扯断,行业遭受重创。

撤走的心酸

十年童装品牌被迫停产

   刘姨两口子在环市童服城算是元老级的经营者,也是最早选择离开的一批人,他们打造一个十年童装品牌“小金牛”,也从去年底开始停产了。

   早在消息放出来前,刘姨两口子就听说要拆迁,于是将厂房与机器盘给别人。她说,“小金牛童装,十年了!就像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真是很不舍得。通知2010年11月26日出来,要求60天搬迁完,我们也有想找其它地方搬,但听说南海广场后面的格沙童服城也会迁,没地方搬,只好卖了机器与厂房,舍掉这个牌子。”

   刘姨没料到,两百多位经营者联合向政府提意见后,去年12月上旬,原拆迁通知被取消了。刘姨目前已转到广州开档,她向记者打听,南海广场后面格沙童服城是不是也要拆迁,因为离开佛山后,还不断有客户跟她联系,如果不拆,她就回来重开童装厂。记者到格沙童服城看到,这里五六幢厂房楼宇汇集了二三十家大小制衣厂、童服厂,格林童话服饰厂工作人员称,只听说环市童服城要拆迁,没听说过这里会拆迁。

留下的忧心

童装业可能就此消失

   一家辅料门市的负责人阿诚(化名)说,一般服装厂,要经过一两年苦挨,业绩上才能见起色,很多现存童服厂,在这里的发展大概有四五年,才进入稳定期,一个“拆迁令”,积累要都打了水漂。他说,童装城把产业链各环节的厂家聚在一起,拆掉相当于“掐”了童服产业的活路。“如果不聚群在一起了,一家家迁到不同地方了,原来的供应链也会变化,像我们辅料供应,也得考虑成本,他们搬得太远,再让我们送材料就不现实了。”

   一品牌童装负责人刘先生显得悲观,他认为佛山童装产业可能就此消失,“即便厂子不设在童服城,也与童服城中工序加工者、布料、辅料、物流供应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童服城一拆,十来年建立起的产业链条就扯断了,如果要向外寻找新的合作者,成本会巨增。”

   据了解,这几年产业转移之下,也有部分纺织行业经营者将工厂迁往外地,但仍未脱离佛山纺织产业的生产链条,他们仍会在佛山找相应加工者染裁布料,配好相应配件后发货阳江或肇庆等地进行缝纫,再打包送回佛山纺织物流链条。据估算,这样的周折之后,每件衣服的成本将增加2毛。

   据佛山市环市童服协会罗建忠介绍,佛山童服产业已形成原材料齐备、工序完整、物流配套链条齐全的生产链条。按小伙伴童装的老板老樊的话,就是坐在办公室,打个电话就能解决配料、加工、物流等问题。“一个产业发展到成行成市,没有10多20年发展是很难的。如果不整体迁,还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最新进展

厂家撤场,环市童服交易中心牌子被摘

   环市童服城要拆迁,本来不涉及环市童装交易中心。但记者现场走访发现,交易中心已显得冷清。

   2006年佛山童服交易中心开业时,多数生产企业都入场设门市部,但现在,很多厂家已经撤场,整个交易市场显得冷清。因为入驻商家减少,目前佛山童装交易中心A、B两区仅首层还有商铺,而且也并没全部租满,还有近1/3的铺位没租出去。A区二层已变成祖庙行政服务中心,佛山童装交易中心的牌子也被祖庙行政服务中心代替。

发展建言

安置好企业,把总部留下来

   佛山嘉年华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颜加华说,纺织服装产业的生产环节逐渐迁出城市中心,符合城市发展需要,作为行业人士我们也十分赞同。但政府起码要找地方安置企业,鼓励大家将总部留在佛山,这样,佛山童服的品牌才名副虚实。

   禅城区经贸局经济运行科科长、中共佛山市委党校特约研究员聂卫国说,童服城可以抓住这次拆迁,对传统产业进行升级改造,把上游的设计、研发和下游的营销、物流留在中心城区,把占地广、耗能大、污染高的生产环节转移到中心之外。

   佛山市童服协会会长曹运烽则表示,希望能在粤北、粤西或临近广东省周边省市选点,建设“佛山童装工业园”,将佛山童装现有的加工生产外移,集中童装加工制作、物流、上游供应的面辅料企业、员工培训人才培养机构、基础文化娱乐设施,在生产成本上解放童装企业、团结童装企业,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