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服企缩减生产规模

2016-06-01     关键词 :

   近期,受美国棉价上涨等因素影响,国内328级棉现货这几天重新站上3万元/吨的价格高位,比去年底上涨了10%—15%。在因缺工而导致人力成本大幅攀升之际,原材料价格的剧涨,让不少服装企业焦头烂额。有关部门外贸专家表示,去年底中山就有不少企业因成本上升而停单歇业,年后随着各种不利因素齐齐袭来,服装企业的处境将会越来越难。

短期内棉价上涨15%

   春节过后,大部分企业开始为新一年的生产任务而忙碌起来,但是对于部分纺织服装企业而言,却强迫自己闲了下来———缩减生产规模甚至停单歇业。

   “棉花价格太离谱了,年后涨了将近一两成,产品价格又提不起来,做出来会亏本。”沙溪某服装企业冯老板向记者抱怨,年后开工已经大半个月了,而他的工厂仍处于半开工状态。

   “就算棉花价格没有涨得这么厉害,我们工厂也没办法正常生产,因为根本招不到人,去年我们公司有80多人,年后如期返工的不到一半!”冯老板告诉记者,元宵节前他亲自去汽车站等地招工,但那种冷淡的场面让他灰心了,招工摊少人问津,仅有的几个应聘人员要价极高,“随便一个普工都要2000元/月以上,还要求包食宿!”

   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上涨……与外面的物价一样,服装厂也遭遇了涨声一片,唯独不怎么见涨的就是产品出厂价格。以去年中山纺织服装出口数据为例,出口单价涨幅一直没能追上出口货值的增长速度。

   据了解,国内328级棉现货春节后受美国棉价上涨等因素影响涨幅加大,这几天重新站上3万元/吨的价格高位,比去年底上涨了10%—15%。而因珠三角缺工,不少工厂年后开出的薪水比去年底上涨超过一成,月薪不达到2000元—3000元就几乎找不到工人。这样的成本攀升速度,一些大的服装企业都逐渐难以承受,一些小型服装厂压力就更大。鉴于生产压力过大,一些对成本上升消化能力较弱的企业,要么缩减生产规模,要么停单歇业。

行业洗牌年内或加剧

   各种不利因素一齐袭来,让纺织服装行业的走势难以预料。对于今年纺织服装行业的走势,国际时装品牌发展管理中心高级顾问洪志业也表示,今年服装行业利润空间将可能缩减,尤其是单纯代工厂利润将更低。

   据了解,虽然目前中山大部分服装企业开始选择国际国内市场并重,两条腿走路,但绝大部分服装企业仍然十分依赖国际市场。因此出口情况是否乐观,将直接影响整个中山纺织服装行业的发展。

   据统计,目前中山有出口服装企业近700家,其中年出口额5000万美元以上2家,1000万美元以上36家,100万—1000万美元约250家,年出口不足100万美元的企业占总数一半以上,中小企业仍占主体地位。企业类型以三资为主体,加工贸易为主要贸易方式,出口服装种类主要包括休闲服、牛仔、内衣、婚纱晚礼服、婴童装等。

   通过以上数据可以看出,目前中山年出口不足100万美元的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往往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产品定价权被牢牢控制在国际买家手中,在各种经营成本大幅攀升的条件下,他们的生存环境将更为艰难。

   对此,有业内专家表示,经过近几年资源、原材料、人力成本的上涨,制衣行业成为微利行业,难有相应的空间来消化人民币持续升值、原材料疯涨以及各项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会使一定数量的中小企业倒闭,行业洗牌加剧。随着今年人工成本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人民币升值预期增高、原材料价格高位运行,预计今年将有更多的竞争力不强的企业被洗牌出局。“剩下的生产企业必须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加大产品升级力度,争取在国际市场上的议价权,随行随市地调整产品价格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