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厂下脚料成了抢手货 布条变棉花

2016-06-01     关键词 :

   一个加工厂用从服装厂弄来的废旧布条生产劣质棉。

   村庄内的下脚料堆成了"小山"。

   加工点乱排废水,对环境造成了污染。

   近日,有市民致电本报反映,在217省道胶州和平度路段两侧,有数十家“黑心棉”加工厂,整天从加工厂内飘出白色的絮状物 ,而且气味也非常难闻,这些黑心棉被卖到外地用于制作棉被等 。记者经过多天暗访发现,每个黑心棉加工厂内都堆放着很多废旧布条,这些废旧布条都是从服装厂里拉过来的下脚料,经过机器加工后,就变成了黑心棉。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利益的驱使下,周围多个村庄的村民从服装厂内倒腾下脚料,往黑心棉加工厂内输送。而生产出来的黑心棉主要流向了潍坊、临沂以及河北等地。

市民反映

省道旁暗藏多家黑心棉厂

   “我开车经过217省道时,看到道路两旁藏着数十家加工黑心棉的工厂,而且周围村庄的民房内也存放着大量的服装厂下脚料布条,经过时,不仅气味难闻,而且到处都飘着絮状物 。”1月 11日下午,市民石女士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反映,在 217省道胶州和平度交界处,不到5公里的路段内,道路旁到处是加工黑心棉的工厂,这些工厂房顶上的瓦片上以及房子的周围都飘着很多白色絮状物,环境非常脏,而且还从厂房内散发出刺鼻的臭味。

   石女士在电话中说,现在市场上的棉花价格非常高,而这里加工出来的黑心棉价格只有3000多元一吨,这些黑心棉加工出来后,被用于做黑心棉被。“在这里加工黑心棉的主要是外地人,而当地人主要为他们提供加工黑心棉的原材料。”

记者暗访

见到记者,工人停机走人

   黑心棉到底是怎么加工出来的?为弄清真相,记者决定进行暗访。进入胶莱镇闸子桥后,在道路两旁,果然看到了很多黑心棉加工厂,其中一家黑心棉加工厂正在进行生产,房顶上的红色瓦片被落下来的絮状物“染”变成了白色。记者走过去后发现,墙根处还有一些污水,并且呈黄色,气味刺鼻。

   记者随后开车沿着217省道继续向前行驶,在胶莱镇的沟里村、南顶子村以及平度市南村镇的北顶子村、范家屯村等多个村庄内都有加工点,而且在道路上经常出现运送布条的车辆。

   12月12日下午,记者决定进入加工黑心棉的窝点进行暗访。记者来到了之前看到正在加工黑心棉的窝点,这个窝点的大门敞开着,没有悬挂任何招牌,院子内拴着两条狗。记者刚走进院子,大狗就开始狂叫起来,听到狗叫后,从屋里面走出来一名青年男子。见到陌生人后,这名操南方口音的男子立即上前询问记者是干什么的。“我是过来购买棉花的。”记者回答。

   “我这里没有棉花要卖。”该男子说。记者注意到,院子内到处堆放着脏兮兮的废旧布条,机器正在加工,还有工人在院子内走动。“我是玩具厂的,听说这里加工棉花的工厂很多,所以就过来买点,回去填充在玩具内。”记者继续和这名男子搭话。

   这名男子显得非常警惕,一再声称自己不加工棉花,随后他拿出电话,接通后他在电话中说,把机器先停下来。很快机器的声音消失了,从车间内走出来的几名工人进入了休息区 ,随后换上干净的衣服,走出了院子。而这名男子以不加工、销售棉花为由,让记者出去。

摸过黑心棉手上很刺痒

   1月19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加工黑心棉的一个窝点内进行暗访。“老板,还有货吗?”记者发现,院子里面到处都是白色絮状物 ,在院子北侧的一个房间里面还堆放着一些布条。

   这名男子回答,生产出来的货已经卖光了,工人已经放假回家,过了正月后才能正常生产。记者随后和这名男子套起了近乎,这名男子告诉记者,他姓李,是浙江温州人,他在这里生产棉花已经3年多了。

   “我打算买点棉花回去做棉被。”记者转入“正题”。李某说,2010年的棉花生意非常好做,生产出来的棉花供不应求,主要是因为市场上的棉花价格大涨,所以他们加工出来的棉花非常好卖,有时从外地过来的客户要在这里等好几天才能提到货。

   记者以上卫生间为由走出房间,进入了加工车间。走进院子里搭起的棚子后,记者看到,里面有两台机器,机器上面还有一些未取下来的棉花,记者发现,棉花内到处都是线条。记者随后抓起来一把后发现,棉花内的杂质非常多,把棉花拿在手里后“粉末”直往下掉,几分钟后,记者感觉手上有刺痒的感觉。

一台机器日产一吨棉花

   为防止李某起疑,记者快速返回,继续与李某攀谈。“现在主要是原材料紧张,加工厂太多了。”李某说,这一带加工棉花的主要是浙江人。都是用什么样的原材料加工黑心棉?李某说,主要是服装厂的下脚料,这些下脚料都是从当地人那里买过来的,而且这些原材料买回来后还需要进行分拣,把不一样的材料分开,然后加工出来不同等级的棉花。“杂色少,而且含棉量高的布条属于一等货,这样的布条加工出来的黑心棉最高能卖到每吨6000多元。”李某说,他们把下脚料收回来后,要把工人分成两组,一组工人进行原材料分拣,另一组工人在车间内进行加工。

   “如果材料供应充足,每天可以生产1吨棉花。通常加工出来1吨棉花,工人提成300元,按照平均每吨棉花4000元算,去掉成本和损耗,1吨棉花能挣1000元左右。”李某说。

   李某说,去年棉花价格上涨,他们生产出来的棉花价格也随着上涨,所以去年的生意非常好做。

生产加工

先打碎、再搅和,布条变棉花

   下脚料经过加工,怎么就能“吐”出来棉花呢?1月21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一个加工点,老板周先生告诉记者,其实加工棉花非常简单,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以前这一带加工黑心棉时,每个加工点都设有清洗池,把买回来的废旧布条放进池子里进行脱色,但是要产生很多废水,因为排放的废水内含有大量化学物质,所以后来有关部门监管得严格了,对这些池子逐一进行拆除,“那时因对原材料进行了脱色,所以加工出来的棉花颜色非常白。”

   记者在调查时,这个老板告诉记者,现在 ,因为没有清洗池,所以他们要对买回来的原材料进行分拣,然后把布条送进加工车间内,通过流水线作业,布条进入机器,打碎后就“吐”出来了,然后,他们把碎布条反复放进机器内,连续“搅和”三遍,就变成了白色的棉花,而且也有了黏性。周先生说,尽管这样加工出来的棉花看上去挺白,但是里面非常脏,因为布条内的灰尘非常多。

暴利惊人

倒腾废布条一年能挣20万

   1月22日下午,记者来到胶州市胶莱镇沟里村看到,到处堆放着用于加工黑心棉的布条,因为数量太多,民房内根本放不下,一些专门从服装厂内收购下脚料的村民,干脆把这些布条打包后存放在院子外面。记者发现,这些布条散发出来的气味非常刺鼻,而且还不时有车辆拉着下脚料进入村庄内。在村庄南侧的一片空地上,记者发现,这里堆放的布条形成了一座“小山”,布条五颜六色,在风的吹动下四处摇摆。

   据知情人反映,胶州和平度交界处的多个村庄从事布条分拣以及黑心棉加工,已有十多年时间了,这些人专门从服装厂收购下脚料,因为现在临近春节,一些加工黑心棉的加工点已经放假,所以他们收购来的下脚料只好积攒起来,等过完春节后,随着加工点开工,堆放的布条就会被“抢”走。

   知情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专门到服装厂收购布条下脚料的村民,每吨下脚料能挣500元左右,一年下来,最低要收购300吨,这样算下来,一户村民每年能挣近20万元,所以当地的村民多数都去服装厂收购下脚料。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这一带加工黑心棉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当地村民主要是从服装厂内搜集下脚料,他们对搜下脚料进行粗略分拣后,卖给了黑心棉加工点,然后这些布条就变成了“棉花”。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在村庄内也有不少黑心棉加工厂,这些窝点更加隐蔽,很难被人发现,而且规模也都不大。

原料来源

服装厂下脚料成了抢手货

   记者在平度市南村镇北顶子村调查采访时,一些村民介绍说,这些用于加工黑心棉的布条,大多来自即墨、城阳、胶州等地的服装厂。

   1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胶州一家服装厂采访时,负责处理下脚料的张先生告诉记者,前些年,服装厂剪下来的布条,都集中堆放在一起,过一段时间就当成垃圾集中处理掉了,后来就有人过来清理下脚料,开始他们非常开心,觉得这些垃圾不需要工厂处理了,所以这些布条就让人免费拉走了。

   张先生说,这几年,前来收购下脚料的人越来越多,服装厂就开始把下脚料对外出售,并且谁给的价格高就卖给谁,现在每吨布条价格在千元以上,最高的纯棉白色下脚料的价格竟涨到每吨2800元左右,而一些较差的下脚料每吨价格也在1000元到2000元不等。现在服装厂每年销售下脚料也会得到不少收入。

流向追踪

有的做玩具有的做被褥

   记者经过多日的调查探访了解到,在胶州与平度交界处一带,生产黑心棉的加工点,主要是用废旧布条下脚料加工成棉花,然后把这些棉花销往潍坊、临沂以及河北等地的小型加工厂,制作成被褥、玩具等物品流入市场进行销售。而质量比较的差的黑心棉,加工成保暖用具后,用于蔬菜大棚和建筑工地保暖,稍好点的黑心棉则掺在好一点的棉花里,制成被褥销往各地批发市场,主要供农村学校或建筑工地务工人员使用。

   1月23日上午,生产加工黑心棉的浙江温州人李某对记者说,质量最差,而且色泽比较杂乱的主要是大棚、公路和建筑工地作为保暖材料所用,部分用来作为玩具内的填充物 ,而一些色泽比较白,质量稍微好一点的,主要用于加工成垫布。还有的则送到了一些无名小厂内,把这些劣质棉混进好的棉花内,制作成棉被,这些黑心棉被主要送往全国各大床上用品批发市场和小商品市场,而青岛地区之前也在市场上查获了不少黑心棉被。

   记者采访时,加工厂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加工黑心棉的工厂,老板都挣不过工人了,每台机器需要两个人操作,当地人都不愿意干,他们只好到外地招工人,通常都是夫妻两人一起干活,他们开出的工资很高,而且还不能拖欠工资,否则工人就不干了,虽然工资开得高,但是仍然难以招到工人。危害不小

可能诱发呼吸道疾病

   “把黑心棉加工成生活用品确实非常害人。”1月23日 ,平度市质监局工作人员介绍说,使用黑心棉的基本上是偏远的学校学生或外来打工者 ,他们往往为了省钱,选择在小店购买便宜的黑心棉制品。而“黑心棉”主要指使用了包括纤维性工业下脚料、医用纤维性废物、废旧服装及其他废旧纤维制品等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的原料制成的絮用纤维制品。使用黑心棉会对人体造成严重危害。

   胶州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大夫告诉记者 ,黑心棉中短棉絮超标,容易穿透棉产品面料而飘浮在空中,被人体吸入后可能诱发哮喘等呼吸道疾病;另外,用纤维性工业废料制成的棉制品由于未经严格消毒处理,人的皮肤一旦接触后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刺激,轻则出现红色斑点,感觉瘙痒,重则会导致牛皮癣等皮肤顽疾,甚至会导致人体产生中毒反应。

质监部门

这种棉禁用于生活用品

   1月23日下午,平度市质监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企业出售下脚料属于回收再利用,但因为目前国家还未出台企业出售下脚料的相关强制性规定,执法部门只能对这些下脚料再利用时的生产环节进行监管。

   由于这些下脚料加工点的监管涉及环保、工商、质监等多个部门,办理正规的营业执照难度很大,所以监管起来的难度也很大。另外,根据相关规定,生产非生活类的棉被等,需要在产品上打上明显的警示语,表明不能作为生活用品,如果没有明显的警示语,执法部门可以对其进行处罚。通常来说,用下脚料加工出来的棉花,不能作为生活用品,一旦涉及,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黑心棉”,但是这些劣质棉用于工业和大棚保暖等是允许的。所以说,在监管环节上难度较大,只有看其具体用途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才能进行相应处理。

链接

五招辨别“黑心棉”

   一看:看商品是否有标志,是否有完整的厂名、厂址、产品名称、等级、执行标准、成分含量、内填充物、合格证等。

   二捏:用手捏捏纤维是否松散有弹性,分布是否均匀。正常的棉花手感好,较柔软,有弹性,而黑心棉看上去杂质多,手感粗糙,无弹性。

   三扯:“黑心棉”是由工业废料、废旧纤维和棉短绒组成,故纤维长度不一,棉束中的长纤维强度大,不易扯断。而短的纤维是掺入的棉短绒,长度短,仅为一厘米左右,强力低,很容易断裂。

   四拍:“黑心棉”制品含杂率高,选购时可用力拍打制品,看是否有大量灰尘出现。

   五闻:闻闻是否有异味。“黑心棉”闻起来有异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