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业为降成本“缩水瘦身”

2016-06-01     关键词 :

   衣服涨价了,很多爱逛街的公司人都发现了这一点—同样的基本款服装,今年ZARA店里的价格就比去年提高了一大截;几年不涨价的淘宝品牌彩姿雪,竟然也开始了史上第一次涨价;卖球鞋和运动服的安踏公司说的最清楚明白—在2010年上半年财报中,这家公司公开说已经将服装类产品售价的批发价格上升7.1%。分析师们说,涨价的理由就是成本—主要是棉花价格—上涨。

品牌服装世界被棉花价格搅乱

   一个被棉花价格搅得大乱的品牌服装世界?听起来没错。可是等等,真的是这样吗?

    普遍来说,目前品牌服装的批发价格平均只占到售价的三成到四成,这不到四成中,品牌宣传要占到总成本的12%(安踏财报数据),其它还有店面扩张等费用,而摩根大通预测安踏2010年至2012年的纯利润率将达到19%至20%—简单说吧,原材料采购和制造环节在品牌服装的总成本中无论怎么看都算不上是个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更合理的分析是,安踏涨价更多是为了追求利润率。上半年安踏毛利率高达43.7%,同比增长了2.2%,而净利润则同比增长了25%。棉花只是个理由而已。

   当然,棉花涨价也是事实,只是这种变动没有多少能够传导到服装价格上。根据调查,在安踏和其它品牌服装的上游,棉纱和布料的价格确实增长了大约10%;在棉纱厂的上游,棉花收购的价格大约上涨了60%;在最上游的棉农那里,价格则实实在在地提升了80%。下面我们就要还原这几个环节,告诉你价格是怎么一步步传导—以及在哪里戛然中止的。

   高宝运是在中秋前后意识到棉花价格涨得有多凶的。当时他还在内蒙古打工,突然接到妻子电话催他回来。“听说村里有棉花贼,万一被偷了,2010年这么高的价格,损失就大了!”

   高宝运家已经种了好几年棉花,在他看来,这不 是个好营生—没法用机械收割、要手工打药、除虫害,每年也只能种一季,算下来每亩的收入还不如种小麦,根本养不起上高中的儿子。可今年大不一样了—往年最高也不过3块多一斤的棉花,今年竟然能卖到接近6元了。

   高宝运家里的十亩棉花地位于南宫市垂杨镇北慈达村。南宫市是河北邢台下的一个县级市,也是全国棉花主产区之一。由于沙性土质的原因,河北南宫、威县、广宗等县的农民几乎只能以棉花种植为主。

   高宝运发现,今年村里面最热门的话题也都是围绕着棉花价格的。全球即将出现的“最冷的冬天”、新疆棉花受灾减产、印度棉花推迟上市……每个人都能说出几条国内外新闻来,互相鼓励着说这次的大涨价还没到头。

   专业分析师的说法略有不同。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分析师马文峰认为,涨价的主要原因是产量的下降,2008年的低价位造成了一部分的农民放弃种棉花,造成了近两年的产量持续降低。2010年国内棉花需求在1100万吨左右,但是实际的供给估计只有700万吨;涨价的另一个原因是在通货膨胀压力下,游资喜欢追逐这些供需缺口大的产品。他说棉花的价格大多是涨两年跌一年这样一个规律,但是像2010年涨幅的比例和规模是从来没有的。

   不过,棉花价格上涨并没有让高宝运高兴起来。成本在涨,往年摘棉花的工人一天只需要30块钱,今年水涨船高到了40块钱。化肥、农药之类的价格也没有一样不涨的。总的算下来,每亩成本从2009年的700元,涨到了今年的900元。而收成,2009年一亩地能有400斤的,2010年只有300斤了。

棉价涨了 多数棉农开始惜售

   路修广是个“干运输的”,或者“棉花贩子”,随你怎么说都行。2009年他收的棉花平均价格在3.5元左右,这个价格已经比往年高很多,而最近他开出的价格在每斤5.7元,可还是很难收到—棉农看到价格一直在涨,多数都开始惜售。路修广自己也非常担心棉花价格的波动,“每天都在看这个新闻,有人说新疆都涨到了10块,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

   新疆棉花价格至关重要,因为那里的产量占到全国棉花产量的接近四成。不过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不是真的。中国棉花信息网11月4日发布的最新统计说,除新疆外内地标准棉花收购均价为6.59元每斤,新疆略高,也只有6.66元每斤。

   路修广有一辆卡车,能装1万斤棉花,装满一车就往山东夏津运,那里有全国最大的棉花交易基地。运到夏津以5.8元卖掉,每斤赚一毛。今年路修广每车能赚1000元钱,往年只有三四百元。平时,路修广早上7点出发,往来一次山东要2到3个小时,大约下午五六点就能回来,生意好的时候,基本上每天都要跑一次。可是,“往年这个时候都跑了30趟了,2010年连一半都没有到。”

   本地的棉厂也收不上来棉花,垂杨镇通往南宫市区的道路两边有很多小的棉站没生意可做。南宫棉油二厂的老板2010年连一车都没有收到,仅有的一点还是每斤5.1元时收的新棉花。离棉油二厂不远是本地一家60年代的老厂,金源棉业,门卫说节前棉花是按每斤5.2元收购的,只有12万吨,都不够开工的。“百八十万的才能开机器呢。”

   皮棉厂收购的是籽棉,加工后以皮棉卖给棉纱厂—价格波动由此从农产品领域转向纺织领域。

面对棉价高烧 纺织企业最焦虑

   宁纺总经理徐健林是各个环节里面看起来最焦虑的人。宁纺集团是河北宁晋一家大型纺织企业,离棉花主产区只有3个小时的车程。徐健林说,棉花的成本占宁纺总成本的75%左右,棉花价格一涨,企业的利润只能压缩。

    中秋节前,皮棉的采购价格还在1.3万每吨,到现在涨到了每吨2.5万元,近几个月的涨幅就将近50%。但问题是,棉纱厂的产品纱、布料的涨价幅度却没有那么高,每米布涨了3到5块钱,只在10%左右。

   徐健林说,这几年纺织企业的生意不算好,人民币升值,原材料涨价,而且纺织企业多,竞争激烈,大家都没什么议价能力。宁纺集团本来是外贸型的企业,这两年也开始走内销的路。还有一部分只能通过企业的库存消化。

   从棉花到服装之间的价格传递曲线,至此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转折。由于纺织企业对下游服装企业的议价能力低,虽然上游棉花原材料受到了超过50%的成本压力,但只有10%左右的价格增长被传递到了下游。

   中国棉花信息网编辑单会娜说,为了平抑棉价,今年国家已经陆续有过三四次抛储的行为,但是价格还是没有控制下来。按她的说法,唯一能够止住棉价疯涨的情况只有一个—继续涨涨涨涨涨,涨到棉纱厂实在受不了倒闭了,棉花没人买了,才会到达一个终点。真是个黑色的预言。

面对棉价高烧 服装行业最舒服

   相比之下,服装行业舒服得简直像是生活在棉花世界之外—虽然它们也对棉价的上涨表现地很关注。

   “现在都不敢下手,都在屯货,等着新棉花出来看看价格再买入。”王竹说,她曾经是以纯服饰的设计师,以纯是国产服装中较为出名的品牌,每年各类棉产品的用量很大。

   王竹说,一个品牌敢于这样观望是因为现在用的棉花并不是涨价后才采购的。在以纯服饰,通常是前一年的这个时候就开始设计第二年秋冬的衣服了,买面料时棉花还没涨价,所以现在以纯服饰的价格暂时也没有变化。

   王竹说的采购周期可以被视作品牌服装的第三道防火墙。加上有棉纱厂可以大幅分担成本压力,以及原材料成本本身占总成本比例就不高的因素,三道防火墙都阻止了棉花涨价的趋势向多数品牌服装蔓延。

   专家表示,近段时间以来,上游棉花价格持续上涨传导至下游服装消费领域,直接或间接提高了老百姓的生活成本,需引起相关部门足够重视,及早拿出应对措施。

   近日广东地区主要的服装集散地,例如位于广州火车站附近的广州壹马服装批发市场、广州第一大道服装批发市场、广州白马服装批发市场,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批发商抱怨,几个月以来,服装批发的价格涨得厉害,目前平均涨幅已经接近20%。

   来自武汉的批发商刘玫女士说,同一款式的夹棉袄,如今的拿货价比一周前贵了近15%。店主见刘玫女士犹豫不决,便拿出另一批次的同款式但价格没有上涨的货品供她选择。

   “但这批衣服拿在手里怎么感觉轻飘飘的,而且布料也明显没有以前那个批次厚实。”刘玫女士说。

   原来,为了应对来势汹汹的原材料涨价潮,很多服装制造企业都对制衣原材料进行了“瘦身”,原来需要用1斤棉花的现在改用半斤,然后再掺和上涤纶或其他材料,这样成本可以缩减约三分之一,基本保证同款式产品的价格不发生变化。

   “现在除了棉花涨得厉害,人工费、运输费没有一样不涨的,我们只是在品质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操作,不然,成衣的价格跟着原材料一路涨上去,不把顾客吓跑了才怪!”广州某休闲服饰品牌的总代理商鲁先生说。

   广东纺织协会的相关负责人说,服装的加工制造成本中,原料成本占到了七成多,加工制造成本不到三成。如今,原料成本和加工成本都在上涨的趋势正持续向下游传导,直至终端消费者。对企业和流通环节的商家来说,不涨价就要亏损,既要维持经营又要保持市场,这是两难的选择。

快时尚服装与小品牌服装有喜有忧

   不过,ZARA这类快时尚服装品牌就没有这种优势了。按照“快时尚”的理念,它们一个新产品的整个设计、生产周期最长就是2周。

   ZARA正是宁纺集团的客户之一,虽然宁纺的成本在以50%的幅度快速上涨,本季度ZARA在中国市场却只有部分服装价格有小幅上调。而且,ZARA公司一位公关经理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主要原因并非棉花涨价,而是欧元对人民币汇率变化以及整个市场通货膨胀。

   与这些大品牌相比,淘宝直销的小品牌服装更容易感受到棉花涨价带来的波动—这些品牌没有更大的增值空间,它们的进货渠道往往是北京大红门、上海七浦路等服装批发市场,其本身售价可能只有20元/件甚至更低。

   淘宝五钻内衣卖家彭蓓直销彩姿雪保暖内衣已经三年,2010年9月份开始备货的她发现进货价格涨了5%,这是这个小品牌内衣近年来第一次调高批发价。彭蓓说,厂家给她的解释是人力成本和棉花成本增加。

   不过,像安踏一样,即使是廉价小品牌的利润似乎也没受到棉花涨价的影响。在进货价涨了5%之后,彭蓓将自己淘宝店里的内衣标价提高了10%,结果仍然卖得很好。“因为大商场里品牌内衣的价格涨的更多。”彭蓓说。

高宝运的金融问题

   在上文中我们已经知道,棉花的价格变动如何一步步传导到收购、加工、销售等环节。但还有一个难题悬而未决—我们清楚地记得,高宝运的种植成本只是从每亩700元上升到900元,为什么反映到棉花售价上,却足足上涨了83.8%?

   这还不光是高宝运的问题。中国棉花收购价达到历史高点时,美国期货棉花价格也触及1870年以来的最高点。

   这也不光是棉花的问题。中国棉花价格是在绿豆,大蒜,大豆等农产品价格相继上涨后决定一显身手的,在棉花之后持续上涨的是苹果的收购价格;而国际市场上棉花大涨之前,上涨的主要是大豆,橡胶这些原材料。

   最常见的理由是供小于求,所以涨价。但问题在于为什么所有的原材料都有那么大的需求呢?

   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是,这些需求是假象,造成全球农产品以及其他原材料价格上涨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全球都在通行的货币政策。

   是的,罪魁祸首就是它。全球主要国家的央行都选择了在经济危机后刺激经济。他们用了一样的手法去刺激经济—投入更多的货币,以及把利率降低。

   换言之,高宝运碰到的棉价暴涨并非一个成本上升能够解决的,它从本质上是个金融政策问题。

   从原理上说,利率是这样的一个东西:消费与储蓄或投资的比例由人们的投资偏好决定,人们越不喜欢现在,他们的时间偏好越低,纯利率就越低(纯利率由社会中所有个人的时间偏好决定),这时投资的意愿就越高。

   全世界都出现了低利率,资本为了维持较高的收益水平,就会更热衷于投资“周期更长的商品”。恰好,棉花就属于周期非常长的大宗商品,它的周期通常有18个月。

   农产品普遍的生产和消费周期都比较长,因此资本会倾向于进入这块领地;更多的资本加入,自然就会推高价格。至于在农产品里面为什么挑绿豆而不是红豆,那纯粹就是先进入的游资喜好引发的雪崩而已。

   所以,现在需要警惕的事情并不是下一个涨价的农产品是谁,而是各国政府普遍的低利率还要让我们付出多大代价—衣服涨价只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