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鞋企谋求“复兴之路”

2016-06-01     关键词 :

背景回顾 

   “一只蚂蚁”事件:切尔基佐夫斯基市场形成于上世纪90年代初,是莫斯科最大的服装鞋帽等日用品批发市场,并辐射俄罗斯和周边独联体其他国家。这个市场是许多在俄华商的“淘金地”,也是在俄罗斯有名的中国商品集散地。中国习惯称之为“一只蚂蚁”。2008年9月份,俄罗斯官方以打击“灰色清关”为由,突击检查位于切尔基佐夫斯基市场内两大区域之一的阿斯泰市场,查封了华商在仓库里的鞋、服装、袜子等日用品,其中,泉州有上百家企业受牵连,被查扣的物资约4亿美元。去年6月,俄罗斯更是彻底关闭了切尔基佐夫斯基市场。随后,一场大火让市场内数千华商的家底毁于一旦。

   中国的鞋服产品在俄罗斯具有绝对性优势,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中国人在俄罗斯市场开展贸易,却有着一段让人伤心的往事。就在一年多以前,俄最大的批发市场“一只蚂蚁”被突然强行关闭之后,成千上万的中国商人就如同散落的珠子,流落各方。 

   时隔一年,对于俄罗斯目前的商贸现状,业内纷纷表示,“清关已不是问题,市场渠道才是大问题”。因而,虽然我们的休闲裤乃至运动鞋、皮鞋、茄克、棉袄等鞋服产品很有竞争优势,但是以何种方式进入俄罗斯市场,却是在俄闽商尚需讨论的。在俄闽商在阵痛后,开始谋求“复兴之路”。 

前景:产品在俄市场仍具有很大优势    

   晋江石狮与俄罗斯的商贸往来最初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当俄罗斯有中国“倒儿爷”时,就有了晋江石狮商人的身影。“2004-2008年是晋江石狮出口俄罗斯的高峰期,最高的一年,单鞋服产品的出口货值就高达几十亿。俄罗斯市场润泽了晋江石狮一大批鞋服企业。”作为最早一批接触俄罗斯市场的“元老级”人物王先生谈道,晋江石狮与俄罗斯的贸易一度做得非常大,“我们甚至有些单做不完,就放给温州做。” 

   “晋江出口俄罗斯主要是运动鞋、茄克、棉服,石狮主要是皮鞋,休闲裤则是新领域。”晋江检验检疫局轻纺科科长张开仓介绍道。 

   王先生指出,俄罗斯本国的轻工业非常不发达,“他们的人口那么少,对于这种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根本‘搞不定’,而且俄罗斯的社会福利也比较好,俄罗斯人对高强度劳动也没多大兴趣。” 

   而比较起其他国家,中国产的鞋服产品仍旧具有很大优势。正如国内一龙头体育用品旗下福建锐动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吴先生所言,即使印度这样的国家有了和中国一样多的人口,他们生产的鞋服产品也不会有我们好。就以休闲裤为例,“俄罗斯商人与石狮代表交流时认为,世界上只有中国和土耳其具备了专门的休闲裤制造业条件,石狮的这些产品无论是版型、设计、做工均堪称一流。以往,土耳其裤装在国际展会上大行其道,虽然,土耳其裤装产品多出自于欧盟国家,面料质地不错,但做工方面远不如中国石狮带来的样品。”一位石狮的参展客商谈道。 

    石狮晋江的鞋服产品的另一个优势在于价格,“在莫斯科的超市中,一条普通的休闲裤价位大约为200元-300元人民币,但其品质远不如石狮休闲裤产品,如果是服装专卖店则价位更高。”上述该人士谈道。 

   “质优价廉”,就是石狮晋江的鞋服产品在俄罗斯的标签,如此佳品自然带动了俄罗斯乃至周边地区旺盛的市场需求。也正是有了市场需求,才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闽商锲而不舍地前往那个遥远的莫斯科。 

    但是,华商在俄市场的经营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前两年,屡次的查封事件,无疑是中国商人心中抹不去的阴影。 

转变:从“灰色清关”到“白色清关”  

   对于货物被扣押、市场被查封的这些伤心往事,王先生至今仍历历在目。但他并不愿意多提,现在,他想的是未来,未来这片广阔的市场还有没有中国商人的立足之地。 

   其实,一度困扰中国商人的清关问题在这一年的过程中,已经基本得到了解决。吴总助介绍,去年的“一只蚂蚁”查封事件就是俄罗斯大力打击“灰色清关”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现在,晋江石狮出口俄罗斯的货物基本上都是通过“白色清关”。“对中国商人来说‘白色清关’其实是好事。以前的‘白色清关’很慢,有时候甚至要半年,而中国出口俄罗斯的产品季节性又很强,现在俄罗斯也在改革,‘白色清关’的速度和价格已经和当时的‘灰色清关’差不多了。当大家基本上都选择‘白色清关’的时候,大家也就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吴总助表示,之前担心的是中国商人之间由于清关成本不一样而导致的恶性价格竞争。 

   而去年,晋江也对“白色清关”的到来及时做出了准备。去年,5名在俄的泉州商人联合投资成立了一家名为“五福兴”的进出口公司。据王先生介绍,“五福兴”包含物流公司和报关公司,泉州商品从企业出来,到中国海关报关,直至运抵俄罗斯并在当地海关报关,以后后续的市场销售和资金回笼,都可以由“五福兴”一手操办,一般情况下不会成为查抄的对象。 

   虽然通关问题解决了,但是以王先生为代表的在俄晋商仍旧感到忧虑。“一只蚂蚁”事件带来的影响绝不仅仅在于被查封的货物,“货物被查封了,我们还可以再赚回来,但是市场没有了,我们就没有了销售的渠道。”王先生感叹道,正是由于没有了市场,今年以来,晋江石狮出口俄罗斯的货值已经大幅下降。 

   “其实并不是说俄罗斯没有其他的批发市场,但是没有一个市场像‘一只蚂蚁’规模那么大,费用那么低。以现在大部分中国商人搬过去的‘中国城’为例,‘中国城’原是个零售市场,‘一只蚂蚁’被查封后,大量的中国商人涌入‘中国城’将其变成了批发市场,因为供不应求,所以‘中国城’的租金也水涨船高,要比原来的‘一只蚂蚁’高出很多倍。”王先生介绍,除了“中国城”,中国商人分散去的其他市场也是一样的情况。为此,有些中国商人只好远离莫斯科,去更加遥远的其他国家的市场。 

   同时,再建市场也是件不容乐观的事情。王先生介绍,莫斯科也在提建市场,但多数是在炒市场。在俄罗斯建市场的人都是先收了商人的钱再开始建市场,市场能不能建起来却很难预测,也有很多人钱被卷跑了。 

探索:半成品出口到当地再加工   

   虽然前行的道路充满荆棘,但是,在俄闽商却并不轻言放弃这个市场,有些人暂且撤回来等待局势明朗,他们中有些人辗转其他市场,更有些人还在不断地尝试,半成品出口、自主品牌出口、在当地设分工公司、提高产品档次等等办法虽然不见得都能成功,但是却多少为出口俄罗斯带来一些新的希望。 

   其中,半成品出口是这两年被关注比较多的一种做法。“半成品出口就是在俄罗斯设立加工厂或与其合作,将中国生产的制鞋半成品运往俄罗斯做最后加工,并贴上俄罗斯制造的标签销售,使中国制造的商品合法化,规避‘灰色清关’。”业内人士陈先生表示,目前,半成品出口的主要意义是其能在很大程度上降低通关费用。 

   但是这种做法必须要在当地找得到合作厂商,单纯由闽商自己在俄罗斯办厂目前很难实现,俄罗斯有太多理不清的当地关系。“我们已经有一部分产品是半成品出口了,这里的关键点是要找到能拿到劳工配额的合作单位,其实也就相当于我们代工厂。因为中国劳工只能在那里待三个月,一直换人,成本会高,质量也就不稳定,所以要找一个能拿到比较多劳工配额的合作单位。”但锐动的吴总助同时指出。由于代工厂并不多,而且费用也不低,所以目前半成品出口也只是一种在尝试的方式,不会成为主流。 

   除了半成品出口,锐动还尝试了在当地设立分公司的方式来作为其营销渠道。“我们的分公司也是和当地人合作的,他们相当于我们的一个一级代理商,他们有自己的零售销售渠道。”吴总助介绍,俄罗斯的鞋服产品有多种销售业态,锐动并不像大多数的中国产品那样通过批发市场流通,而是通过这个分公司,然后进入商场、零售店、鞋服超市等,以此进入俄罗斯广阔的乡镇市场。 

   据悉,以这种分公司模式作为分销渠道的在俄晋江鞋服企业,目前成功的只有锐动。吴总助表示,这种方式的成本相对较高,因为手续完整、操作规范,需要开票、交税;而且,找到这样的合作伙伴也并不容易,大多数的闽商仍旧对俄罗斯商人缺乏信任。

   提高产品的档次,提高附加值,以应付在俄经商的高昂费用,是一个得到业内一致认可的做法。帝星鞋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梓迪曾表示,近年来石狮晋江企业的产品正在不断提高档次,质优价高,利润率就会高出一筹,如此,不仅可以在其他租金稍贵的地区储存货物,同时也能打进当地中高端的商场百货等市场,减少被查抄的风险。 

   但是多数业内人士也表示,目前,虽然也有企业尝试在俄罗斯打自主品牌,但由于俄罗斯人已经认定国际品牌,而打自主品牌需投入很多,所以,目前还不是时机。“虽然暂时不会投入很多打自主品牌,但是我们已经将其作为一个长远规划。”吴总助还是对俄罗斯市场的未来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