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纺织业:在危机中觅求机遇

2016-06-01     关键词 :
  “估计全年将有三分之一的中小纺织企业倒闭!”日前,中国棉纺织行业50强企业之一的福建嘉达的负责人如此表示。

  调查显示,在人民币持续升值、国际油价高位运行、纺织品出口严重供过于求的背景下,纺织业产值位居全国五六位的福建省,无论是该省最大纺织基地长乐市的主管官员、企业管理者,还是福建省经贸委轻纺办,都不再把希望寄托在政策上,似乎都在等待纺织企业优胜劣汰带来的凤凰涅槃般的新生。

  小订单模式

  “人民币升值影响很大,现在我们的单子越来越小了!”福建嘉达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林伟建表示。

  现有10万枚纱锭、312台进口无梭织机和2600名员工的嘉达,是中国棉纺织行业50强企业之一,年产莱卡包芯纱线、高支精梳纯棉纱线、差别化纤维混纺纱线及新型环保纤维Modal、Tencel、XLA等各类纱线1.5万吨,各种纯棉、莱卡弹力面料、Modal、Tencel、XLA面料等各种高档面料2600万米。

  今年一季度,其利润受成本上升影响略有下降,但坚持产品结构调整、提高附加值后,至5月末已打平。什么是嘉达的存活之道?

  当其他纺织企业非10万米以上的白坯布订单免谈时,嘉达纺织却在积极地接手1万米的订单。“3万米就算大订单了。”林伟建说,2万米的订单,嘉达可20天一次性交货成功,且质量达标。

  竭力满足具有创新欲望的客户的需求,产品定位在中高档以上,满足客户多品种、小订单、短交期和一次成功的要求,接单多为新单(小部分续单),基本上没有参考价,与进口商共同开发并贴近其要求,从而拥有较强的议价能力,这被嘉达称为“小订单模式”。

  “我们一直注意培养这种能力,就是为了给欧美等地客户一个信心——最难的小订单找我们。”林伟建说,以国内领先的面料、一流的纱线以及交单快等特点,嘉达锁定了占国外客户业务总量20%的这部分小订单。

  其实,5年前的嘉达,也曾只盯住几十万米、几百万米的大额订单。但是公司高层逐渐看到,在规模和成本都没优势的福州,纺织业最大的风险就是库存风险,而产业链终端的服装销售商运作模式的变化——服装做12季、月月新款、卖出决不补货,已对上游的纺织企业提出“快速应变、一次成功”的生产要求。

  “只要应变市场越快,风险就越低。”林伟建说,这种模式能使嘉达在人民币升值、成本高涨的情况下不至于亏损。嘉达3年内产值从3亿元翻番至6亿元,似乎印证了这一点。

  在5年前,嘉达的“小订单模式”就开始酝酿。2006年1月,嘉达在国内纺织业首家上线SAP- ERP软件,在企业内部导入了ERP信息管理平台、OA办公自动化和生产现场远程管理监控系统,为第一时间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提供了保障。其间,嘉达还请日本人担任厂长,请香港理工大学博士从事技术管理,技术员成批送海外培训,生产环保纤维面料、天然环保纱线和有机棉环保面料等产品,进军巴黎参展。近几年,嘉达斥资3亿元进行大规模的技术改造,自主研发以及和客户共同开发的新品种每年均达近千以上,销量呈上升趋势。

  至2007年,嘉达还请对其“小订单模式”表示认同的国内知名管理咨询公司和君创业前来,对公司进行流程重组和精益管理,并提炼总结了企业特有的竞争力,解决了中层以上管理人员的观念问题。调整引起企业内部震动,但不久人们发现企业在困难情况下仍然平稳发展,纷纷转向认同。

  在劳动用工上,嘉达早就将三班三运转改为四班三运转,并在全部车间安装空调。折算下来,平均总体用工时间甚至比新《劳动合同法》的规定还少了20多个小时。

  嘉达副总经理陈春透露,公司还采用一些手段抵消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如进口设备以人民币结算、出口销售以欧元结算。由于选准了时间点,嘉达最近一批的进口纯棉,价位比国内还便宜1000元/吨。

  此外,嘉达财务总监指出,早在2005年至2006年,嘉达就顺应人民币升值趋势进行了总值约为 700万美元的一些操作:将人民币贷款置换成美元贷款;采用银行配套的金融品种如付汇等。这样操作下来,从2005年下半年至2008年2月末,嘉达结汇汇差总计损失仅为1300万至1400万元人民币。

  虽然没有成本优势,但林伟建表示,嘉达并不选择像国内个别纺织企业那样迁往越南,“我们还考虑配套的产业链优势。”

  长乐:危机也是机遇

  “今年是较困难的一年,不仅是